王加菲

做一个会画画的写字博主/约字请私信

默读/priest

“自从他把费渡放在身边,就仿佛总是在急躁,
总是在情不自禁。先前想好的,打算要细水长流的进度条成了脱缰的野狗——没忍住多嘴说了多余的话……不止一句。”

笔:玻璃蘸水笔
墨:色彩雫深绿
明信片:穷游

默读/priest

“他身上有种奇特的气质,笑起来的时候是一身桃花,一旦板起脸,那种锐利的严肃感又能无缝衔接上,目光几乎有些逼人。”